法制網記者 李松 見習記者 王開廣
  和平年代,奔波於北京大要案現場,與犯罪分子周旋博弈,與亡命之徒殊死搏鬥;臭氣熏天的垃圾場,蚊叮蟲咬的污水溝,人跡罕至的荒郊野外,是他們的用武之地。
  1949年2月成立以來,偵破過故宮金冊被盜案、王倬偽造周恩來總理簽字詐騙案、白寶山系列襲軍襲警持槍搶劫殺人案等一系列震驚中外的大案要案。
  這支“王牌之師”就是北京市公安局刑偵總隊一支隊。
  案件不破堅守不撤
  一支隊現有民警100餘人,承擔北京故意殺人、傷害致死等八類嚴重暴力案和涉外刑案偵查、拐賣案及重特大敏感案的打查。
  "破案是刑警的天職,是我們對百姓最基本的承諾,案件不破,我們就是不稱職,就是欠了百姓的債。"自1978年入職以來,偵查員李鐵柱經常回不了家,"我們上20年班,等於別人上30年班。剛參加工作那年密雲發生一起命案,我們騎著自行車到現場,就借住在老鄉家,白天邊幫老鄉邊幹活邊收集線索,晚上琢磨案子。說實話,案子沒破也不好意思回家。"
  李鐵柱他們早已習慣"上班有點,下班無點"式的生活。"案發後72小時是破案黃金期,一旦錯過,偵破難度會加大,有些案件甚至成為懸案疑案。"李鐵柱告訴記者,刑警早已習慣哪裡發生案件,鋪蓋捲就打到哪兒,只要案件不破,就堅守駐勤現場不撤離,偵查就堅決不停止。
  據瞭解,這一工作方法已經固化成"專案駐勤"工作機制在全局推廣,保障長期攻堅偵破疑難複雜案件。
  一支隊四中隊隊長鄭浩告訴記者,年前,偵破海澱區永豐磚廠發生的一起攔路搶劫、強姦殺人案時,他揀垃圾堆翻尋確認被害者的身份證據,最終在牆縫裡找到死者的身份證;為鎖定犯罪嫌疑人,他數月內走訪幾千戶、數萬人,終於發現嫌疑人露出的馬腳。
  無名屍案提早介入
  無名屍案是最難偵辦的命案類型之一,不確定死者身份就難以找到破案切入點。2004年,一支隊在全國率先對暫不符合刑事立案標準,但極有可能形成殺人、拐賣、綁架等刑事案件的10類失蹤人員線索進行偵查,發案之前刑偵部門便提前介入偵查,形成以獲得線索為起點開展專項偵查,進而破獲未發現命案的偵查模式。
  2007年1月,杜某報案稱,其女兒女婿從公司離開後失蹤。望著這位70餘歲老者花白的頭髮和寫滿祈求的眼神,偵查員們迅速根據其提供的線索調查相關情況,分析出其女兒女婿極可能已經遇害,當即決定偵查該案。
  偵查員從二人的社會關係入手,發現並抓獲犯罪嫌疑人夏某等4人,順藤摸瓜破獲4人另外5起殺人案。
  攻堅克難破案樹人
  兩年前,通州區雲景北里小區發生一起搶劫殺人案,現場發現一枚指紋與此前採集的榮某指紋認定同一,調查排除榮某作案嫌疑後,偵查員翻閱上萬份紙質指紋採集表,找出被當做榮某指紋錄入的採集表,得知該指紋屬於某地產公司幾百名員工中的一個人。偵查員逐一走訪調查該地產公司員工和案發小區千餘戶居民,連續十幾天繁瑣枯燥的訪問外調帶來意外收穫,狡猾的嫌疑人終於浮出水面。
  每個到一支隊的新人都知道這樣一句話:"要想出徒,先學5年。"
  "頭3年跟著師傅,不插話、看明白,苦練訪問、外調和訊問等刑偵基本功;後兩年,獨立完成一個筆錄、偵查一個線索、進行一次訊問、單獨協調破案。"鄭浩說,聽似簡單,其實其中的技巧多了,需要較強的溝通、邏輯思維和短期記憶能力。記筆錄前,要先列出訊問提綱,經師傅把關後才能實施。訊問筆錄要摳細節,要工整乾凈,否則,會被師傅無情地撕掉,重新訊問再做筆錄。偵查員必須養成隨身帶本的習慣,訊問後背下來,合著本向師傅彙報具體情況。師傅圈改後重抄一遍,為的是磨礪偵查員關註細節、甘於寂寞的辦案精神。
  "我們是偵破大要案的專業隊伍,隊員素質決定破案成績。"鄭浩告訴記者,65年發展歷程中,一支隊始終追求"攻堅克難,破案樹人"的目標。
  記者瞭解到,一支隊曾先後榮獲集體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8次、三等功兩次,並被授予全國公安機關優秀基層單位、全國公安機關執法示範單位等各項省部級榮譽稱號20餘次。僅2000年以來,一支隊走出副局級幹部3名、處級幹部25名,成為首都公安領導幹部的搖籃。
  法制網北京5月18日訊  (原標題:新偵查員先學5年摳細節基本功)
創作者介紹

kh32khycv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